阅读新闻

嘉定马陆葡萄主题公园有一群“大学生农民” 每天要在大棚里工作1

发布日期:2021-09-14 21:40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报讯 记者 丁烨 当你品尝着酸甜可口、肉美汁多的马陆葡萄时,是否想过,嘴里的这一抹甜蜜来自每天10小时不间断地观察与劳作?当你端着手中这一颗颗享誉海内外的葡萄名品,又是否想过,每天用心呵护着它们的人之中还有一群80后“葡萄爸”和“葡萄妈”?眼下恰逢嘉定马陆葡萄的早熟品种的上市高峰,这些“大学生农民”们每天在葡萄园忙得不亦乐乎。忙着分装、忙着销售、忙着下一季的种植事宜。正如上海葡萄研究所所长单传伦所说,“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留下来种葡萄。”

  山东小伙贾彦利有一项绝活,那就是还没结果子的葡萄树,他能说出品种。据说,在拥有数百个葡萄品种的马陆葡萄主题公园里,这项“绝活”并不是每人都能掌握。

  眼前的贾彦利,肤色黝黑,神情颇有些羞涩,显然平日并不擅长说线年前在网上看到这则招聘广告,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工作呢。”这位出生在80年,毕业于青岛农业大学果树系的研究生一直希望自己从事与专业有关的工作,却绝没有想到会在2008年来到上海这座似乎与农业沾不上边的大都市。

  贾彦利手指着眼前的一片葡萄大棚,“我来的时候,这里都还是稻田。”尽管马陆葡萄的产量与普通葡萄比不是一个级别,1亩地只能产出1000斤葡萄,但其种植要求却有些苛刻。

  “春夏秋冬都很忙,每个季节忙的事情不一样。冬天要给大棚更换、覆盖薄膜,使大棚升温,等春天葡萄发芽了,为了保证质量还要抹芽,一株一株葡萄树看,每天要看好几遍。到了初夏,快丰收了,更要注意,观察葡萄串的形态、检测甜度,准备面市。之后又是一轮新的种植,刮风下雨都要特别小心,土地的湿度、棚里的温度,都必须下地观察。总之没什么休息。”小贾说,一般每天要在大棚里工作10小时。

  “不了解我们工作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大棚里种葡萄,有那么多事要工作10小时吗?其实,事情多起来,10小时都不够。”洛阳人王素青比小贾晚来几个月,是华中农业大学果树系的研究生。她告诉记者,女生来到马陆葡萄园,比男生稍微轻松些,“能坐坐办公室,但基本上也都要下地。”王素青说,她一直记得单所长的一句话,“打电脑能打出葡萄来么”,所以田间活,她也得干。

  “在大棚里,其实事情很多。因为马陆葡萄不打化学农药,捉虫子的任务就靠人工来完成。为了防病害,还要刮树皮等等。”贾彦利说,有时候捉虫累死人,一棵葡萄树上甚至会有20来条虎天牛,本港台挂牌1码到了灰霉病爆发的季节,人人都很紧张,时刻要盯着葡萄树。

  据小贾介绍,马陆葡萄中目前比较受欢迎的品种有喜乐、巨峰、巨玫瑰、京亚等,葡萄的成熟时期决定了葡萄的甜度,“因为我们的葡萄都要装盒售卖,所以对外形的要求也很高,如果形状不好,葡萄很容易压烂,所以在一开始出芽开花的时候,就要修剪好,保证每串葡萄都饱满整齐。”王素青说,“有机种植就是人工成本高,但安全无害。所以马陆葡萄是可以连皮吃的,没问题。”

  七月初的烈日,即使有浓密的葡萄藤遮挡,丝丝热气也很快会窜遍全身。这个季节,部分早熟品种已经上市,中熟与晚熟的品种尚在大棚中“努力成长”。到了巡视大棚的时间点,记者跟随着贾彦利与王素青,头一次走进马陆葡萄的种植大棚。大棚的闷热程度超出预期,一串串深紫色的葡萄安静地挂在浓密的葡萄树上,感觉很震撼。正如小贾所说,这里的葡萄都十分饱满而齐整,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

  贾彦利掐下最底部的一颗葡萄,观察着它的颜色,“你看,这些葡萄基本上是成熟了,但顶部一圈还带青色,说明甜度还不行。现在还不能收。”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葡萄节,来葡萄园的市民很多,也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因为一年的努力终于收获了。好像看着这些葡萄长好了,什么辛苦都值得。”王素青说着,抚摸着身边的一串葡萄,“许多人问我们是不是吃葡萄都吃厌了,其实我们平时基本都不吃葡萄。哪有空啊。”

  小贾他们告诉记者,因为工作比较忙、强度又大,平时的娱乐时间其实并不多,“下班了就回宿舍休息,早上一早就要下地。”回忆起去年3月12日那场冻灾,小贾还心有余悸:“已发芽的葡萄,苗都长到10几20公分了,一夜就全死了,去年早熟的品种全军覆没,所以我们最希望的是葡萄都能好好长,每年丰收时就是最高兴的时候。”